• 当前位置
  • 首页
  • IT资讯
  • 文章正文

生活是一场骗局_《千爵史诗》

  • 作者:自动秒收录
  • IT资讯
  • 发布时间:2022-06-04 11:26:03
  • 热度:

原标题:《千爵史诗》:生活是一场骗局

(本文对《千爵史诗》有一定程度的剧透。)

序章

“我亲爱的朋友,请允许我事先提醒您,接下来我要展示的技巧可谓巧夺天工、偷天换日,可是在这之前,我必须尽最大的努力来警告您这场游戏的危险性。”

一双粉色的大花边袖口正在牌桌上飞舞。男主人正在摆弄牌堆,他把一副牌轻盈地分成两片,再用指尖掂起牌的两端,最后交叉着把分开的牌洗在一起。

指尖像蜻蜓一样灵敏

“这场游戏会教给你一些秘密,它可以轻易让你变成最尊贵的国王——或者沦为贫贱的乞丐。”

刚洗好的牌参差不齐,边缘有细密的锯齿。粉色的袖口轻巧地把牌拎起来,用手指捋直。现在,这副扑克牌又是一个整齐的立方体了。

“这是我从一本心爱的旧书店里淘到的手稿。这是一篇回忆录,如你所见,它非常危险。”

藏在大花边袖口里的手指灵巧地弹出4张扑克牌。男主人的打扮毫无破绽,从花边袖口到胸前的细布打褶绸带都符合贵族礼仪的标准,但是他的手指粗短,指节和手掌间的厚茧说明了这其实是一双常年劳作的手。

男主人把4张扑克牌翻开,牌面分别是黑桃K、梅花9、方块Q、红心J。接着,他重新把牌扣上,又以惊人的灵巧在桌上排成一列。

“这是……魔鬼的杰作。”

粉红色的魅影拿起一只桌上的红酒杯,从扑克牌上方轻巧地滑过去,再把牌面翻开时,已经变成了4张A。这是最大的手牌,稳吃。

“哦,我的朋友。一切开始于1743年,在法国南部的坡城附近,一个雾蒙蒙的清晨……”

“他是怎么做到的?”

第一幕

1743年,法国南部,坡城,清晨。

“嘿,小子!”一个粗糙的中年女人扯着嗓子:“过来!快去工作!”

酒馆的布置很简朴,阳光从窗外洒进来,点亮空气里的浮尘,老旧的木椅总是被顾客折磨,发出“嘎吱”的呻吟。一个瘦弱的青年人急忙从隔间里跑出来。

一个普通、美丽、安详的早晨

“陛下睡得好吗?”女人笑眯眯地对青年说,把眉毛都给挤弯了。但她马上翻脸,凶狠地瞪着他说:“睡饱了就赶紧给我去招待客人!”

青年人擦掉额头上的汗珠,急匆匆地走到顾客的餐桌旁,收拾用过的餐具,用手帕擦干净沾了动物油脂的桌面。他从一张桌子走到另一张,忙碌得像一团旋风。

“小伙子,麻烦你给我倒一点酒。”一个矮胖的大叔招呼侍者,他发福的迹象实在太过明显,以至于让身上的瘦袖紧腰身的服装都有些尴尬。

“你不会说话,对吗?你的女主人似乎对此津津乐道。不不,我没有厌恶的意思,你知道吗,古希腊人相信你这样的人拥有预知的能力。”矮胖的大叔自称是圣日耳曼伯爵,他说话语速很快,一句话引出十句,简直滔滔不绝:“嘿,我问你,你想不想多赚点钱?”

圣日耳曼伯爵告诉青年人,他晚上要去玩纸牌游戏,不只是玩,是赢钱,而这需要另一个人的配合:“具体说起来简单,你只要在我们打牌时给我端酒,并趁机偷看对手的牌。然后把他手牌中牌数最多的花色暗示给我。至于暗示的方式……”

伯爵略微思索了一下:“他们都知道我有洁癖,倒上酒后,你就拿起抹布,根据花色用特定方式来擦拭牌桌。如果是红心,你就顺时针划圈擦拭。”伯爵拿过青年人的手帕,在桌子上看似来漫不经心,却又扎实地画了一道圆圈。

简单的技巧才不容易被识破

“如果他的最佳花色为黑桃,就逆时针擦。”伯爵调转了手腕旋转的方向,接着说:“如果拿到的方块比较多,则沿直线上下擦拭。”伯爵的手像汲水装置一样上下抽动:“最后,如果你想暗示梅花最多,就从桌子一侧擦到另一侧。”

《千爵史诗》(Card Shark)是一款关于骗局的游戏,或者更接地气一点说,就是学习怎么“出老千”。圣日耳曼伯爵教给青年人的是一种叫做“卡奥尔美酒”的骗术,通过暗示对手卡牌的最大花色,合作者能够掌握下注的时机,连小孩也能轻易地卷走对手的金币。对于玩家来说,只需要用手柄或鼠标掌控斟酒的时机,同时用余光快速地扫过对方的手牌,记住最大的花色就行了。给伯爵的暗示也是一样,不过动作一定要快,即使稍微有犹豫,也会引人生疑。

这是我掌握的第一门千术

我轻微地拨动手柄的摇杆,改变青年人倒酒的速度,既不过快,也不太多,让我有足够的时间记住对手的手牌。摇杆的倾斜程度越高,倒酒的速度也越快,我的视线在酒杯和扑克牌上跳转,记得差不多了,我把摇杆归正,高脚杯里正好斟满了红酒。

接下来,青年人拿出了手帕,我继续用摇杆操控他的手部动作,我用手指,他用手腕,我们同时顺时针画了一个圈——红心。

伯爵的眼睛激动得直放光:“太棒了!我的朋友,今晚就来这里找我,看看咱们能不能赚点真金白银。”

第二幕

次日,法国南部,卡斯卡罗兹营地,早上。

伯爵和青年人昨晚搞砸了,他们的骗术没有问题,伯爵是一个近乎完美的千术大师。不过他们的配合糟糕透了,鉴于这是初次合作,可以理解。不过对方的牌手可不这么想,他发现两人沆瀣一气的时候,气得掏出了枪,在一片混乱的争执中,走火打死了酒馆的女主人。

死亡与告别

牌手把罪名扣在出千的伯爵和青年人头上,自己则溜之大吉。伯爵和青年人也只能仓皇出逃。在马车上,两人互相交换信息,因为他们即将成为患难与共的旅伴。伯爵发现,青年人不仅没有舌头,还没有名字。于是,他给青年人取了一个名字,叫尤金。在希腊语中,这个名字是“高贵”的意思。

尤金和伯爵来到了卡斯卡罗兹营地,这是伯爵与他的朋友们躲避警方和债主的地方。为了方便流亡,营地也是流动的——一辆奢华的红木金漆马车。营地安扎在偏僻的郊外,风把树叶从地上卷起来,又让它直直地跌下去,附近往来最频繁的人是拄着拐杖的乞丐。伯爵有两个朋友,伊雷内奥·弗内斯和名叫“魔术师”的男人,他们既是骗子,也是“谦卑的魔法艺术家”。

这里是“魔法师”的营地

伯爵告诉尤金,他和朋友们过着居无定所的漂流生活,凭借一身牌艺跻身社会名流,出入各种名利场——空手进去,塞满荷包后再回来。目前,他们正在为一场伟大的事业筹集资金,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偶尔享受一下比平常人稍好的生活。

伯爵对把尤金的生活搞得一团糟有些内疚,他希望尤金能够加入他们,而他也是一个好苗子。在营地里,伯爵先进入了马车,他和“魔术师”有要事商谈。伊雷内奥在远处向尤金招手,他神秘地问尤金,想不想学一点新招式。

“这招叫‘三牌赌一张’。”伊雷内奥和普通人相比,少了一只左腿,但脸上多了一些杂乱的胡子。他搬出一张小木凳,在上面铺了3张扑克牌。

伊雷内奥把牌背朝上,不过,他还是先向尤金展示了所有牌面,里面有两张小牌、一张Q。尤金按照伊雷内奥的指示,记住了皇后的位置:“百年战争期间,一位英国勋爵就是在这种游戏上输掉了所有的财产。”

“非常英式。”伊雷内奥说,一边用手变换扑克牌的顺序,动作很快,但还不至于看不清,尤金盯住了皇后。

“然后他就跳下了多佛白崖。”伊雷内奥继续改变牌序,然后他请尤金指出皇后的位置,就像街头艺人请观众猜小球:“这又非常法式。”

尤金指出了他看到的位置。可惜,翻过来的卡牌只是一张黑桃6。尤金的下巴掉在了地上,伊雷内奥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接着,伊雷内奥向尤金传授了技巧。原来观众很容易把注意力放在变换的排序上,殊不知一开始皇后就被他掉包了,尤金一直锁定的牌不是皇后,而是旁边的黑桃6。

尤金是一个骗术天才,他很快掌握了如何不动声色地替换卡牌,在特定的时机下还能利用牌桌上的酒杯分散对方的注意力。对于玩家来说,实行骗术的操作同样简单,只用在恰当的时机按下对应的按键,就能决定是否让尤金出千,以及手法是不是天衣无缝。

《千爵史诗》中的大部分偷牌、藏牌都由简单的QTE实现,画面中会出现一个收缩的圆圈,玩家要在它正好处在判定区内时按下按键。通常一种骗术会有几个连续的QTE操作,失误可能会让对方起疑心,如果时机掌握得足够完美,就能打消对方的疑虑。

出千的操作并不难,有时候更重要的是心理战

游戏的卡牌系统非常精巧,它并不会死板地、按照操作步骤检测玩家的骗术是否正确,而是评估最后分发的手牌有没有达到系统的要求。游戏把切牌、挪牌、藏牌、码牌等技巧分解,允许玩家自由组合。这意味着玩家完全可以按照自己的方式改变,甚至是发明新的技巧,就像拿到了一副真正的扑克牌。

摆弄扑克牌的同时也使点小动作

在游戏的后期,我简化了骗术师教我的一种将特定卡牌发给预定牌手的技巧。我没有遵从系统的指引,但也能成功达到目标。对我来说,这个过程非常有成就感。

当我操纵尤金完成了“三张赌一张”的练习后,游戏画面上出现了提示——我已经成功掌握了第二种骗术,画面下方还有“2/28”的提示,说明游戏里一共有28种不同的技巧。尤金接着向伯爵和“魔术师”演示新掌握的技巧,他和伯爵从今晚上开始,就要成为最狡猾的搭档,在各种华丽的场合狩猎有钱人的金币——以及更重要的信息。我仿佛看到美丽又狡猾的18世纪法兰西风味正在向我打开大门。

第三幕

数年后,法国首都,凡尔赛宫内,傍晚。

这是尤金第一次走进凡尔赛宫,他心想,这很有可能是他这辈子唯一一次和国王打牌。扑克牌是一项高尚的智力运动,连国王也沉醉其中。但尤金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他一直在被别人利用,甚至连他的存在本身好像也只是别人棋盘上的一枚棋子。

凡尔赛宫富贵华丽,高悬在半空中的水晶吊灯上点满了蜡烛,烛火像天上的繁星,把夜晚的宫殿照亮得如同白昼。身着华贵礼服的贵族围坐在一起,他们的脸上涂抹了一层厚实的美白粉,再点上几粒符合时下审美的黑痔。桌面上堆满了金色的基尼,像柱子一样垒高,从输家滑向赢家时发出流畅的声响。

宫殿里传来了宫廷乐师演奏的交响乐,大小提琴的合奏热烈昂扬,一个宏大事件的面纱正要被揭开,历史的伟大新篇章已经蓄势待发。

辉煌的凡尔赛宫里实际上藏污纳垢

与尤金同行的人显然比他更加紧张,他们为这场牌局谋划了太久,历经千回百转,今天终于要真刀真枪地上阵了。不过他们没有携带任何枪支弹药,扑克牌就是他们的武器。前一天晚上,尤金和他们演练了新的骗术——这是最好,也最为诡秘的骗术,掌握这项技术的魔术师不仅能决定牌局的走向,甚至还能控制赢家和输家的手牌。

尤金一行人的目的不是从国王手中捞一笔,他们有更宏大,也更加周密的计划。他们背负了传火者的使命,但各自也包藏私心。从这天开始,尤金才知道,骗术的秘诀从来不在于偷牌或者是换牌,真正的骗术是蛊惑人心的技术,通过编织谎言获取利益只是这门学问的末端。

这天是1789年的寻常一天,法国的旧世界走向了终点。尤金懂得了一个道理,纵使机关算尽,一个人在历史的洪流中,不过也只是一小粒浪花。国王如此,牌手也是如此。

《千爵史诗》的游戏流程大约是8小时。这篇文章的前两幕是游戏前半小时左右的内容,第三幕是结局的一部分。事实上,游戏的大部分剧情依然保留了空白——尤金的身世之谜、伯爵和“魔术师”的计划、一件有关国王和宫廷的惊天丑闻……18世纪的法兰西还藏着许多秘密。

尤金最终走向了属于他的终点,正如赌徒的生死总是与骰子紧密相连,尤金的结局也由一场骗局决定。玩家在扮演尤金的过程中多次体验到和谎言的斗争,而结尾是最为强烈的一次。玩家在操纵尤金进行一局又一局的出千时,会紧盯着对手的警惕心,也同时把自己的心提到嗓子眼。可是这次不同,这是骗术师的对决,狡猾的狐狸之间的厮杀,最后画下的句号也出乎意料。

天鹅的挽歌,骗术师的最后一场牌局

游戏的灵感来自名导演斯坦利·库布里克的剧情片《巴里·林登》(Barry Lyndon)。影片中的主人公雷德蒙·巴里正是尤金的原型,两人都借助骗术在社交场合谋得了一席之地,并且通过枪、剑术和决斗在野蛮又优雅的欧洲大陆上闯荡。

游戏在许多方面致敬了这部电影。比如,影片中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是黑暗场景下的烛火采光,一般来说,电影中烛火只起到向观众提示光源的作用,拍摄期间正常的曝光得益于专业的打光器材,但在《巴里·林登》中,夜晚的室内场景只有烛光作为环境光源,摄影师利用f0.4的超大光圈重现了近代欧洲宫廷内明亮又柔和的烛光夜景。

《千爵史诗》的制作组显然在烛光上下了很大功夫,不仅模拟了明暗条件下不同的烛光效果,还在一天的不同时间里也表现出了光线的变化。这让《千爵史诗》的画面有了一种独特的美感,得益于版画风格的细腻笔触,游戏细节清晰,又带有一分朦胧美。

温婉的烛光总是一样的美丽

《巴里·林登》的尾声只有一句话:“上述人物的悲欢发生在乔治三世时期,不论好坏、美丑或贫富,现已平等归土。”在某种层面上,《千爵史诗》也通过不同角度表达了共通的主题。

尾声

故事讲完了,虽然这是一个不完整的故事,但这就是我经历的事实。

还记得开篇的那招骗术吗?没错,就是那4张A。

你好奇我是怎么做到的?哈哈,对,毕竟故事中的骗术你都学会了,但我唯独没有告诉你这招。

没问题,我再做一遍给你看。现在你应该能看出来了。看好了,这是4张牌:黑桃K、梅花9、方块Q、红心J。

我现在要把它们收起来了,再在重新在桌子上翻开。一张、两张、三张……四,诶,你叫我停下,把袖子打开给你看?

真不错,我的朋友,你果然看出来了。没错,4张A正是藏在袖口里,我一开始就骗了你,把牌调了包。

哎呀,被拆穿了可真尴尬。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教给你的技巧了。

但你知道我懂得了什么道理吗?任何事情都会走向终点,富人一样,穷人一样,连国王和辉煌的旧世界,也是一样。

请起吧,酒店要打烊了。

(游戏体验码由发行商Devolver Digital提供。)返回,查看更多

标签: 史诗扑克牌千爵史诗伊雷内奥骗局伯爵伯爵游戏青年人对手圣日耳曼骗术尤金手指花色

上一篇:射雕中让欧阳峰害怕是黄蓉的大恩人令洪七公...
下一篇:就会被要求重开?为啥不招人待见王者荣耀只要...


发布评论